購物車
/ /

經過了毒辣老男人,女人也可以另闢蹊徑

Feb 08,2022 | 魔法塔羅的朋友們

我至今對王子文無感。最早知道她是因為王朔,那可是整整一代文藝女青年的精神枕頭。什么火焰海水,空中小姐,過把癮就死;他對於當時流行虛偽話語的解構式寫作(水星落處女座同時合相冥王星,筆觸毒辣);每次出來“大鬧一場悄然離去”的勁兒(天頂軒轅十四就是要熱鬧),都不能掩飾他骨子裏其實是個羞怯而悲觀的人(月亮和土星落射手,假樂天啊朔爺!)。但是月亮畢竟是所有男人星圖裏“理想女性的代表”,王的月亮落射手,理想加倍,變成了某種夢想——我尤其不能忘懷他小說裏的女主角們,要么都很火焰,要么都很海水。就好像他寫90年代後期最著名的言情電視劇女主角原型。張口就來——

“杜梅就像一件兵器,一柄關羽關老爺手中那種極為華麗鋒利無比的大刀。”

其實在劇裏,他沒敢說書裏的男主角自白“一個人在餐館裏誇贊一道菜可口,並不是說他想留下來當廚師。”

以及他可能也想到了,先行離桌或者換個館子試試的,也許是女方。

經過了毒辣老男人,女人也可以另闢蹊徑

 

換到真實女主角,徐靜蕾和王子文都沒讓我覺得像兵器。她們更像她們自己,殺人於無形,隨風潛入夜。

有評論說王子文就像是老徐的低配版。但老徐是當年大颯蜜的典范——特指某種京城女性,最重要特點我理解是任何場合都篤定疏闊,渾不吝。多年來許晴變成老公主、劉蓓不出來了,寧靜看去好像跟時代亦步亦趨但其實相反……,只有徐靜蕾,隱退很久了,但江湖裏照舊有姐的傳說(最新一條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黃立行拍攝業餘彈鋼琴,只有8秒,鏡頭一看就不是凡爾賽)。

她鼎盛時倒沒怎么喜歡她。我記得我做娛樂記者時約她采訪,她坐在酒店套房,招牌短發,板著臉,瘦,黑,高,混身小骨架哢嚓哢嚓的,馬上就要抽起煙來的樣子,甕著聲來了句“我都這么瘦了你們還讓我減哪”,不由得有點另眼相看,真的,不“扮上”很難想象是千嬌百媚的女明星,也許她心裏更想當老徐。

很多年後我看伊星盤,眾所周知的白羊,太陽白羊、水星白羊,思維和意志力像一支箭一樣彈出去,例無虛發,但是一般也只能維持三分鍾熱度。天真和好奇心兼有,她自己也好笑:

經過了毒辣老男人,女人也可以另闢蹊徑

 

我覺得太陽白羊的聰明人,聰明都寫在臉上,再加上月亮水瓶的徐靜蕾,那就真的很像狗熊掰棒子,每隔三個月一個新興趣冒出來,整上!但絕對不會選擇深耕。因為日月配置是最重要的個性之一。白羊和水瓶這倆,都是善於斷舍離的人。骨子裏是不耐煩,好奇心重,多頭並進。你看看算是年少成名的徐靜蕾,和她同時代兢兢業業恪盡職守的哪一個女明星都不一樣。

29歲首次做導演,蓬頭垢面的照片給媒體拍到也無所謂;2005年之後,她進入月亮大運,月亮落水瓶就是多頭並進,永遠反現在,始終在路上。——06年執導實驗電影《夢想照進現實》;成為博客大V;07年出版互動電子雜志;推出“靜蕾體”;08年推出街拍;09、10闖入商業電影杜拉拉升職記,雖然很難說好看——但是首個票房破億的女導演嘛。後面更加五花八門:綜藝觀察員;“只有我們知道”的布拉格大片;網劇監制;演唱嘉賓……

經過了毒辣老男人,女人也可以另闢蹊徑

 

當時不覺得什么,現在回頭來看,居然有種肅然起敬的味道:你別說,即使白羊水瓶是極端自我的族群,人家就是自信滿滿,理直氣壯地把手裏的資源,玩了個一等一:

從她第一部《我的爸爸》開始,基本上所有老徐執導的電影,與其說比拼藝術性、口碑、好看度、才華……還不如講彰顯她牛逼的人脈和助力。對,我和爸爸裏爸爸是葉大鷹,陌生女人來信裏情人是薑文(那么無聊的一個角色);沒幾個人看進去的夢想照進現實,編劇是王朔號稱為她量身定做……真的匹夫無罪懷璧其罪,可徐靜蕾的金木合加廟旺雙魚座,硬是圓融老辣將左右人脈收入囊中,化為一部部公映的作品和國際獎項。——都是她的。鮮花簇擁,全身而退。

經過了毒辣老男人,女人也可以另闢蹊徑

 

所以啊,有資源和牌面的時候,該用就用。別被小情小愛籠罩了俘虜了洗腦了,要就要上桌的權力,洗牌的能力。然後,任何一個人和物,都有某個心知肚明的保質期。知道什么時候離場,也是聰明人的選擇。

老徐當年可是名正言順和王朔在一起過,主動給王買別墅,以及著名的“兩個女人的對談”

“你就把他讓給我吧”

“你不懂,我是他媽”

……

就算愛過活過爭過,該撤的時候還是要撤。老徐命盤裏的太陽(通常也是女人的夫星)精准對沖特立獨行的天王星,愛上才子(名單裏還有張亞東黃覺)、渴望和過去不一樣,抽離起來誰也想不到——以及保持精力,永遠不掩飾自己的原始欲望。

所以殊途同歸,現在王子文戀上俊朗ABC,叫人感慨時代果真不一樣了。

經過了毒辣老男人,女人也可以另闢蹊徑

 

我知道你會講,不就是年輕時和毒辣老男人混過么,對,這篇文章主要講,混過之後,女人也可以按照自個兒的樣子生長。

王子文之所以目前還沒老徐那么崢嶸,有可能是她命盤裏充斥著雙魚的味道——根據百度公布的出生時間,太陽月亮水星木星全部落在雙魚座。新月生人,月亮尤其是無光的。有點兒面目模糊。

這個配置,貴人運也是一等一的。但是雙魚和徐靜蕾周身散發的白羊水瓶這種陽性氣氛不同,雙魚是陰性星座,它的主要特質是吸收和反射身邊能量,像一塊大水晶或者鏡子般的特殊體質。

從集體潛意識而言,雙魚座不約而同有一顆老靈魂,更容易“隨風潛入夜”,同什么人都處得來,尤其,招成熟人士喜歡,並且由於太容易跨越人跟人之間的界限,不夠成熟的時候,也迷失掉自我:變成別人的作品;強勢老男人的影子;隱藏的單身母親。

我有多個雙魚座常年訪客,每一個都不一樣,當公務員的靜水深流,做藝術家的頭角崢嶸,做財務和律師的英姿颯颯,天知道哪個是她,也許都不是她——她們只是天生識竅,懂得和環境和身邊人基本保持一致,大隱隱於市。

所以雙魚座人成長,是潮水型的——後浪追打著前浪,前浪即便死了,後浪也有著前浪的魂兒,他們是下意識的循序精進,當中沒有明顯的界限……而非白羊水瓶的階段性頓悟。

經過了毒辣老男人,女人也可以另闢蹊徑

 

因此王子文演曲蓧綃時,我一看就喜歡不起來,眼角眉梢,盡是精明之意,可是都說小王演的好,也許她只是企圖擺脫掉那影子,無限把自己代入到這個角色的世界中呢。

而此刻,她再換了另一張臉,上升白羊式的直接、酷,見獵心喜。是真的她嗎?誰知道。

我只知道,群星雙魚的王子文們,是浪潮型的。在人際關系裏不是東風壓了西風,就是西風壓倒了東風。

這一次,看來是小王占上風。

返回 星座部落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