購物車
/ /

我是水瓶座呀(一)

Feb 12,2022 | 魔法塔羅的朋友們

你常能看到形容水瓶座“外冷內熱”或者“外熱內冷”;

其實並不是,水瓶座在大多數情況下是“面上說得過去就好”,“即興熱情”,“需求性熱情”還有“日常放空”,以及日常“事不關己”等心態而表象出來的所謂“冷/熱”,只有面對個別人或者個別事情的時候,內心裏“短暫”思考一下自己是否care,一旦care那反應也很快,根據重要性可能反應也會比較大,所以也有人說水瓶座“忽冷忽熱”。

我是水瓶座呀(一)

水瓶座的獨立&孤獨?

大多數的水瓶座可能都沒有什么太強烈的“財產欲望”,即便有的水瓶座看起來特別喜歡賺錢(比如我),但是其實並不是對金錢的渴望,而是特別享受賺錢的過程。我為什么要特別說一下這個點呢,是因為水瓶座其實真的是那種看重“精神”的星座,所以說我們可能也很難“特別合群”,畢竟如果沒有精神上的鍥合度在支撐,水瓶座也是一個不喜歡“演”的星座,那在大多數環境裏,水瓶座可能“若即若離”的,所以在“沒有朋友”的環境裏,水瓶座會顯得很獨立(獨立又自主)。

再來說孤獨這件事,反正我個人是承認水瓶座有部分的神經質,會在一些特定氣氛下(比如最常見的是一個人晚上躺在床上失眠的時候)然後自己給自己加戲(水瓶座不喜歡演戲,但是自己給自己心裏上加戲是常有的事,就是所謂的“胡思亂想”)通常來講要么是“征服宇宙”的滿滿正能量,亢奮的讓整個朋友圈都看見她是個小太陽;要么就是一瓶子的眼淚嘩啦啦的傾斜出來,悲傷又自閉。

我是水瓶座呀(一)

水瓶座“渣”嗎?

渣。但是你需要理解我們為什么“渣”,雖然這很難理解,因為水瓶座的腦回路就挺奇葩的。隨著社會閱曆(或者毒打)和能力的增長(或者懷才不遇),水瓶座可能發展向兩個方向:要么很自信,體現的自我又灑脫;要么就“愛咋咋地”了的飄忽又抽離;但是不論是哪種,都是“常理上難以抓住”的類型而且說走就走,走的無影無蹤的,因為你摸不准他啊。所以其實你“不接招”就好了,近了就一起玩兒,一拍即合玩兒的開心,你跟他吐槽心事他也願意當個很好的聆聽者,或者仗義的幫你想辦法什么的,這就增長了所謂的“精神契合”,遠了也不打擾,你讓我們安安靜靜的站在遠處“享受孤獨”就好。水瓶座是真的吃“半糖”類型。

我是水瓶座呀(一)

水瓶座善變。

這個不得不承認,偶爾是很善變的。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原則,這個無關星座,我覺得至少基礎都有原則吧?對,所以通常來講如果在某些“點”上,涉及到一些原則問題的時候,水瓶座可能表現出跟你認知的他“原本”的樣子大相徑庭的一面。他可能表現的異常堅持,也可能表現的異常糾結,對於這種情況,其實該提的意見和觀點可以照常提,因為水瓶座就是那種表面上不論多“固執”或者“執拗”其實耳朵還是聽得進去道理的人。如果遇見他們真的特別鑽牛角尖了,你說你的,適可而止,然後把他放在一邊,晾著就好了(但是你要分情況,比如如果他很憤怒或者很悲傷就最好別晾著了,容易晾成“冰塊兒”)。

我是水瓶座呀(一)

戀愛中的瓶子。

不論我們是否願意承認,其實多少有些“別扭”的。我打個比方,你可能很少能聽到水瓶大大方方說一句“我愛你”什么的這種話,他可能寧願跟你說一句“我養你吧!”(開玩笑)這是一個“別扭”點,就是瓶子的內心活動可能是這樣的:我愛你咱倆心裏知道就好了,沒有必要經常說出來吧?更有甚者他可能覺得“說的多了,愛會變得很‘廉價’……”所以他能跟你談天說地,甚至暢想未來,但是鮮少甜言蜜語(這么看是不是覺得挺實在的?但是水瓶座很多都是“理想主義”所以他們“暢想”的未來可能多少有些不切實際,那也許還能聽得像個“甜蜜的夢幻”哈哈哈)。

我是水瓶座呀(一)

水瓶也很難跟你有什么特別親密的互動(或者說親密互動的次數不多),這個我不確定是不是大多數水瓶是這樣,但是我已知的我自己和我另外三個水瓶座朋友確實是都“討厭身體接觸”,也就是可能日常碰一下,或者摸一下手臂什么的,可能會產生小小的敏感,當然如果是對待另一半肯定沒有這么誇張,但是就一些親密動作上(比如接吻)你也要看水瓶他“什么時候來感覺”,這種感覺到位他可能給你一個甜吻,很甜;這種感覺沒來,那你親他,他的反應有可能十分木訥(哈哈哈)。

 

返回 星座部落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