購物車
/ /

三代謀女郎,一顆水瓶心(二)

Feb 07,2022 | 魔法塔羅的朋友們

子怡

章子怡有很多不同面。老謀子手裏她是一舞動京城的小妹,換到李安就是桀驁不馴的玉嬌龍;洪晃曾說她是中國的“軟實力”;林奕華形容其從來不按常理出牌;趙姨娘嘴裏她是頗具深心的女明星;在汪峰這裏她則是篤定的嬌妻,在開始幾年的微博,她管自己叫“稀土部隊”。

稀土部隊這個稱謂很妙。很難想象是女人給自己起的名字,尤其稀土的底子是光電磁,在高科技領域用途廣泛。——講到高科技馬上想到水瓶座,這幾乎是水瓶座的第一大特性啊,難怪章娘娘有群星落水瓶。

三代謀女郎,一顆水瓶心(二)

她給我感覺更像甄嬛,年少得志,橫遭變故,再卷土重來。雖然最後是沒有心的逆襲,拋卻了一切的登頂,但水瓶-巨蟹的搭檔,她絕不會金盆洗手的,只不過更清楚自己要什么了。活得清楚明白。

看看上面水瓶座的標准眼神!很像人看到厚玻璃就手癢很想砸上去的感覺。很少人想得到章娘娘是日水火水瓶,月亮巨蟹,但是月亮正是她那個盤的“榜眼”。

沒有月巨蟹的強大企圖心,太陽水瓶的清淡未必搞得定玉嬌龍;沒有月巨蟹的“滴水之恩當湧泉報”,上升獅子烈火烹油一早就會燒光,哪能打翻身仗;還是沒有月巨蟹的“假想敵成狂”,也到不了因緣流轉,三重門折了一世英名,半生風流。

她最低穀的09年底,二零一零,有個圈內朋友跟我說“大家都約莫有點數,之前有多過河拆板顧頭不顧尾,此刻,萬籟俱寂,沒有落井下石,就已經很好”。所謂劫數,不過是時候已到。

三代謀女郎,一顆水瓶心(二)

大家都以為樓高起怎么一下就塌了,只不過在月巨蟹和日水瓶的結構下,即使是稀土部隊也很難保證不變形——日水瓶心聲是“老娘要啥就是啥,神擋殺神鬼擋殺鬼”,已經是人神共憤;大家都按道上規矩憑啥你來掀桌子;月巨蟹是變現手段,因為過於敏感,更兼防禦性十足,“你要搞我是吧?我馬上先下手為強”,其實人家未必有心,但月巨蟹下手是無所不用其極,暗搓搓的就撲上來了。他覺得他是正義之師,師出有名。旁人只恨得牙癢癢的,結果牆倒眾人推。

這是一顆充滿渴望一定要被滿足的月亮。因為月亮落在她所掌管的星座上,月巨蟹要什么?歸根到底一句話,安全感。伊要的安全感跟著名的喜寶很像,很多很多錢,跟很多很多愛。也許大家都跟漂泊的少年時代和不甚爭氣的家人有關。

連王小波都在雜文裏寫過“演秋菊的一點也不窮,她可有錢了……”自然有了錢之後,月巨蟹對於家和家人的渴望,必須得滿上。

她同撒貝寧是肉眼可見的不行,閱人無數的鎖鎖怎么跟三好青年王永正在一起呢,內心落差大,鎖鎖心中幾度夕陽紅的滄桑感,大概只有汪峰這種浪子才能熨燙平整了。

三代謀女郎,一顆水瓶心(二)

汪峰這種巨蟹男很有趣,他是遇強則弱,遇弱而強。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,反而我這廂小生有禮了。他很明確知道對方要什么,怎么給,怎么在一起大家最舒服。這種事一個巴掌拍不響。書生氣當然不及老狐狸懂得女人心。章子怡到此刻,算是求仁得仁。

在旁人眼中自是納罕,覺得水瓶女金盆洗手,突然宜室宜家,其實她走的還是一條水瓶的老路,前半生天王星掌鏡,橫行不羈;中年後突然多出一個家,滿當當滿屋子都是人,要的就是這種俗世的熱鬧喧嘩——是水瓶的另一顆主星土星輪上來,回頭覺得既定規則,公序良俗也挺好;就像《飄》裏到最後離開郝思嘉打算回到南方世家的白瑞德:突然就覺得年輕時拋棄的那些舊的規范、道德有一種無可比擬的美。

其實,還是反其道而行之,逆流而上。

但是,終究都是勇敢的心,對自個兒的選擇,負全責。

三代謀女郎,一顆水瓶心(二)

我對她越來越有一種尊重,就像更多人一樣。隨著時光流逝,你會發覺章有一種同時代女星罕有的“diva”氣質,她不畏懼打破金身,羅曼蒂克消亡史尤其是前半段就是個驚喜;打開妻子和母親的多重人設,即使是不喜歡她的人也會私下覺得她的下頜角更柔和,滿臉雀斑也可以登上全球頂級影集;更牛逼的是,該給的她還是會給,就比如著名的芭莎合影前一秒,若無其事袒露香肩一角的小瞬間——

真正的巨星,都是管它二零幾幾,老子永遠第一。

我仿佛聽見“稀土”女郎的心聲:你們以為我完了么?還早著呢。

發表評論

姓名
郵件
評論
返回 星座部落格